个人中心

关于我们

拉夏贝尔刮骨疗伤,下调年度目标保命

  • 曾经的“店王”不得不收缩战线、缩小规模、出售资产,以求2020年盈利保壳。

    只是,作为公司创始人——邢加兴已没有机会坐在帅位,继续指挥上万人的队伍冲锋陷阵、一雪前耻。

    “国民女装”披星戴帽

    踩点披露年报,拉夏贝尔2019年的业绩注定难看。

    数据显示,公司全年营业收入76.7亿元,同比下降24.66%;归母净利润-21.7亿元,比上年同期增亏超过20亿元。

    连续连年巨亏,“国民女装”公司披星戴帽。此时,距离公司A股上市尚不足3年。

    7月1日开盘, *ST拉夏一字跌停,报收于2.91元/股,与8.41亿元的发行价比,已跌去超过6成。

    目前,公司A+H股总市值已不足20亿元。

    拉夏贝尔的衰落,是从2018年开始的。当年,公司营业规模首破百亿,也录得公司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

    2019年的亏损大幅增加,最重要的原因是主业经营不善。

    为缓解紧张的现金流,公司加大了存货处理力度,导致毛利率明显下降,该因素导致毛利减少约 6 亿元;因关店、销售下滑等因素影响,导致全年毛利减少约16.2 亿元。

    除此之外,还有资产减值因素的叠加。全年,应收账款、存货、长期股权投资、商誉等,合计计提资产减值准备9.44亿元。

    其中,存货资产减值高达3.49亿元。截至2019年末,公司存货账面余额为20.71亿元,占公司总资产的25.44%。

    另外,公司在2019年大量关闭低效、亏损直营网点,仅此一项,就导致使用权资产账面余额计提减值1.23亿元。

    斑马消费梳理发现,2019年公司10家主要控股参股公司中,9家亏损、6家亏损过亿元,唯一盈利的嘉拓信息,赚了不到500万元。

    断臂求生

    在创始人邢加兴的领导下,拉夏贝尔曾对规模有谜一般的崇尚。2012年-2017年,公司旗下门店数量从1200家快速扩张至9400家,是中国服装界当之无愧的“店王”。品牌阵营也从3个拓展到20多家,成为涵盖女装、男装、童装的全品类服装航母。

    门店数量的增加,直接推动营收规模的增长,但并未换来持续飘红的业绩。一旦遭遇行业大变,这些门店就成了侵蚀公司利润的累赘。

    面对不断恶化的经营形势,拉夏贝尔最近两年持续关店。2019年,公司进一步加大关店力度,境内经营网点从年初的9269个减至年末的4878个,砍去近半。

    与此同时,公司一改过去多品牌全直营的模式,主动收缩非核心品牌及业务发展规模,砍掉盈利能力不佳的男装业务,重新聚焦以La Chapelle为核心的女装多品牌集群。

    公司不再坚持全直营,而是在直营为主的基础上,推行联营、加盟等新模式,以降低自身风险。2019年,公司联营/加盟产生收入5.10亿元,对总营收的贡献由上年的0.07%增至6.65%。

    依靠公司以及实际控制人邢加兴的自身力量,扭转颓势已不切实际。今年3月,公司决定将注册地从上海迁址新疆乌鲁木齐高新区,以寻求当地提供融资渠道等支持,缓解公司流动性压力。

    今年一季度,受疫情影响,公司录得营业收入10.0亿元,归母净利润-3.42亿元,分别同比下降57.75%和3609.01%。期末,公司资产负债率已高达88.87%,当期货币资金2.51亿元,短期借款14.98亿元,短期偿债压力巨大。

    2020年,扭亏保壳是拉夏贝尔的首要目标,但就公司目前的经营状况来看,靠主业扭亏难于登天。十多天前,董事会决议通过,拟以7.25亿元出售孙公司太仓夏微仓储100%股权,转让之前,公司需以部分房地产作价出资(含房屋4幢12.83万平米,土地2幅12.69万平米),向太仓夏微仓储增资3.86亿元。说白了,就是卖房卖地换钱。

    该笔交易完成后,一方面可以给公司带来资金,另外可产生资产处置收益约3.37亿元。

    2019年年报中,公司已主动调低目标,将今年营收目标设定为40亿元,较上年的营业收入下降近半。

    悲情邢加兴

    17年前非典爆发之时,邢加兴创立La Chapelle品牌才两年,尚无品牌知名度和市场影响力。

    在这次全球疫情中,零售行业纷纷收缩战线,而邢加兴凭借过人的胆识和远见逆势扩张,在非典过后的报复性消费中,大赚了一笔,也获得了名气。

    创业之初,邢加兴热衷于参加全球各地的大型时装周,他本人是Zara快时尚模式的死忠,也一直心存野心,要将拉夏贝尔打造成为中国版的Zara。

    凭借多品牌、全直营的模式,拉夏贝尔在中国疯狂开店,特别是在2014年和2017年分别实现港、沪两地上市后,公司携资金优势进一步加大规模扩张,何其风光行业无出其右。

    邢加兴显然没能学到Zara等国际快时尚品牌的核心——供应链快速反应能力。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外界和投资者对邢加兴的个人能力产生怀疑。

    今年2月,邢辞任公司董事长,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同时,作为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他提名陆尔穗、蔡国新为董事候选人,并建议陆为董事长人选。然而,在随后的股东大会上,二人得票极低,未能当选。

    陆、蔡二人曾分任原江苏三友董事长和监事会主席,2012年,陆尔穗拿下江苏三友实控权,两年多后卖壳给美年大健康,获约5倍收益离场。

    提名的人不被信任,邢加兴作为实控人,自己再想要在公司谋得一职也变得困难。

    今年3月末,公司董事会提前换届,邢加兴等多人被提名为董事候选人。但在股东大会上,邢加兴成为唯一一个被股东投票否决的董事候选人。

    公司之外,邢加兴个人财务状况也颇让人担忧。邢加兴和其一致行动人上海合夏合计持有拉夏贝尔1.87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4.16%,累计质押股份占总持股数的99.85%。

    邢加兴股权质押对应的融资额为4.4亿元,均在2021年4月到期;上海合夏对应融资余额为6650万元,将在今年10月到期。

    2019年8月,邢加兴股权质押因低于履约保证比例,已构成违约。今年以来,公司股价持续下跌,其质押爆仓的风险进一步加剧。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