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关于我们

Forever 21否认破产 上半年单美国关店700间

  •   快时尚巨头纷纷败走市场,陷入泥潭的Forever 21也一路滑坡。
      据美国媒体USA Today消息,美国洛杉矶快时尚零售商Forever 21在采访中否认了将于本周日申请破产的传闻,称集团打算继续经营大多数美国门店和商量国际市场门店。
      尽管澄清了破产传闻,但Forever 21仍面临严重的经营危机。此前据彭博援引知情人士消息,Forever 21正准备申请破产保护,现金流即将枯竭,同时与一个顾问团队合作进行债务重组,寻求额外融资,但与潜在贷款人的谈判迄今已停滞不前,目前的重点已转移到提高所谓的债务人持有资产贷款以资助潜在的破产。
      据资料显示,Forever 21由韩国出生的张东文和张金淑于1984年在美国创立,在30多年内成长为全球最大的时尚连锁品牌之一。不过由于没有及时跟上消费者喜好的变化,Forever 21近年来开始不断缩小门店规模。
      2017年,Forever21关闭了香港铜锣湾京华中心共6层的旗舰店,当时该店月租金高达1400万港元。自去年底开始,这个品牌还悄然关掉了天津、杭州、北京、重庆等地门店,其中包括杭州湖滨in 77旗舰店、北京apm等重要店铺。今年5月,Forever 21正式退出中国市场。
      在退出中国之前,Forever 21从2016年起就开始先后退出比利时、荷兰、英国、德国、法国以及日本和澳大利亚等市场,在北美地区的大部分门店也已关闭。据福布斯数据显示,Forever 21在2017年的销售额大跌14%至34亿美元,亏损高达4亿美元。
      除了核心的服饰业务遭遇挑战,Forever 21于2017年推出的多品牌彩妆连锁零售店Riley Rose也于今年3月关闭了位于美国圣安东尼奥市La Cantera的商店。
      根据华尔街日报援引美国咨询公司BDO USA LLP的报告显示,Forever 21今年上半年在美国关闭了700多家门店,这一数字超过了其2018年全年的关店总数。
      因此,业界对于Forever 21的陨落并不意外。有分析表示,作为美式快时尚的领头羊,Forever 21最大的包袱是其庞大的实体店规模。昂贵的租金成本让品牌无法对新零售和科技投入足够的资金,以应对市场趋势的多变以及互联网品牌等竞争对手的快速崛起。
      日趋低迷的美国零售大环境也无法给予Forever 21足够的客流量。据咨询机构Coresight Research的跟踪调查,美国零售商今年以来已经宣布关闭7062家门店,预计到2019年底这一数字可能会超过1.2万,创下新纪录。密歇根大学则发布报道称8月消费者信心指数跌至7个月低点,原因是人们听到了更多有关商业环境恶化、国际贸易和美国股市受挫的不利消息,对经济的担忧日益加剧。
      彭博社分析师指出,破产申请将有助于Forever 21摆脱无利可图的商场,并对业务进行资本重组。然而,对于购物中心来说这一举动无疑是雪上加霜,因为Forever 21是在一批零售业破产浪潮之后仍然存在的最大商场租户之一。
      除了过度扩张带来的烦恼,Forever 21还面临消费者观念觉醒的困境,Forever 21绝大多数产品价格在4美元和20美元之间,而消费者正在对服饰的可用性和道德作出选择,越来越厌倦Forever 21低劣质量的和廉价的商品。
      Forever 21的沦陷并非个例。近年来受到电商冲击和消费者习惯改变的影响,美国零售业加速恶化,越来越多的时尚零售店已经难以为继。
      Topshop母公司Arcadia在美国递交的破产申请已获得通过,将关闭美国11家Topshop和Topman门店。此外,Urban Outfitters和H&M等服饰零售商为寻求业绩增长渠道,先后进军服装租赁领域。
      Urban Outfitters于本月推出名为Nuuly的租赁服务,消费者每月只需付88美元,就可享受最多6件服装的租赁服务。但有分析表示该集团将在该领域面临来自Banana Republic和Bloomingdale等对手和Rent the Runway等租赁服务巨头的激烈竞争。
      H&M也宣布将推出服装租赁业务,会员将可以在位于斯德哥尔摩的赛格尔广场旗舰店租赁店内的独家收藏服饰,该店拟于2019年秋末重新开业,还将开设一个缝纫工作室,消费者可以在此缝补或定制服装。H&M表示,开展服装租赁和缝补业务是迈向“可持续、循环的时尚未来”的重要一步。
      为缩减租金成本,H&M于9月起要求其各英国门店业主以营业额为基础计算租金,同时每家门店的收入都要扣除线上以及线下退货造成的损失。
      有分析指出,快时尚的遭遇困境和转型的背后,是以量取胜、以快取胜的时代过去了,随着市场愈发饱和,消费者在服装方面的欲望和支出越来越少,对舒适度的追求则越来越高,这也恰好解释了H&M、Urban Outfitters为何先后涉足服装租赁领域。
      快时尚巨头优衣库的举措也愈发大胆,宣布将推出半年刊杂志《LifeWear》,包括英文和日文版本,共有120页,用以展示优衣库产品以及品牌“LifeWear”的理念,该理念是优衣库自2013年开始在全球启用的Slogan,以让普通人生活更好为目标。杂志由优衣库母公司迅销集团Fast Retailing创意总监Takahiro Kinoshita担任主编,将于下月秋季系列推出时在各大商店免费发售,并将发布电子版杂志。
      传统快时尚的集体陨落映射出了一个事实,就是消费者们不再那么爱买衣服了。据国家统计局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同比增长8.4%至19853元,其中人均衣着消费支出增长4.1%至1289元,但占人均消费支出的6.5%,低于2017年的6.8%。
      另据腾讯数据实验室统计,2016年起中国服装零售额的增幅就放缓至单位数,2018年服装类零售额同比增长7%至1.5万亿元,而2017年的增幅为8%,人均服装年总花费最多的价格区间为1000至3000元,仅13%的人在这方面的年均总花费超过8000元,在服装方面开支最多的仍是一线城市消费者。
      根据德勤去年的报告,1987年普通消费者将其支出的5.9%用于服装,但到2017年,这一比例已经暴跌至3.1%。对于低收入者而言,女性服装的平均支出尤其下降,鞋类支出的上升是唯一的亮点。
      可以肯定的是,服饰行业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无论是Zara、H&M还是Forever,放松年轻消费者变化的警惕,结局只能是被市场淘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