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关于我们

这个梅德韦杰夫是网坛“坏小子”

  •   “我要对大家说声抱歉,以及感谢你们。”3日战胜瓦林卡首次杀入美网四强后,前几场收到观众嘘声的俄罗斯“一哥”梅德韦杰夫赛后低调了许多,“我所做的并不都是好的,有很多人支持我,也有很多人不喜欢我。我只能说,我在尽力做我自己。”

      美网前四轮,23岁的俄罗斯人已缴纳2.8万美元罚款。第三轮对阵西班牙选手菲·洛佩兹时,他直接扔掉球童送过来的毛巾,因此遭主裁警告(如图)。对此相当不满的他顺势将球拍扔到球场中央。从那时起,现场观众的嘘声再未停止过。此后,梅德韦杰夫又与主裁发生争执,摄像机捕捉到他偷偷竖了中指。梅德韦杰夫赢球后接受采访时,面对满场嘘声,他高举双臂,鼓励观众继续嘘自己,“谢谢大家,你们今晚的能量帮我获得胜利”。在第四轮获胜后,他几乎以相同方式又挑衅了一把现场观众。

      “坏小子”梅德韦杰夫并不孤独。澳大利亚天才“95后”克耶高斯一长串“黑历史”也令人头疼,这其中包括侮辱对手、骂人、摔拍子以及消极比赛。在今年美网前的华盛顿公开赛,克耶高斯曾走到场边,挑衅地询问一位女士自己接下来该怎样发球。回到场上后,他成功发出个人本场第18个Ace(发球直接得分),最终夺冠。

      英国名将穆雷曾说:“每个人成熟的年龄不一样,有些人十八九岁就准备好当一名顶尖运动员,但有些人还没有,他们需要一些时间。”英国《每日电讯报》不禁发问,费德勒苦心铸就的网球文明时代要结束了吗?其实,“坏小子”并非这个时代的独特产物。美国网坛传奇麦肯罗1979年首次问鼎美网时只有20岁,1980年他就成为世界第一。1990年澳网比赛他辱骂裁判和赛事监督,更出言恐吓司线员、摔坏球拍,成为历史上第一位在大满贯比赛中被驱逐出场的球员。美国《纽约邮报》认为,麦肯罗和今天的“坏小子”之间的不同在于,臭脾气让麦肯罗成为赢家,“他从没有因为生气而放弃一分乃至整场比赛”。在《每日电讯报》看来,麦肯罗因此收获超高人气,他打破网球被视为优雅贵族运动的传统观念,令这个体育项目更加大众化。

      《每日电讯报》称,现在的“坏小子”几乎都是天赋异禀、年少成名的“95后”,他们无法正确面对突然涌来的赞誉和诱惑,也无法正常消耗球场内外的巨大压力。而网球看似优雅,其实是残酷的一对一战斗,无人依靠、无处发泄的感觉令人抓狂。梅德韦杰夫就为自己辩解说,“现实生活中我真的很平静,而在球场上因为分泌太多肾上腺素,我很难不暴躁”。

      《每日电讯报》认为,平衡很难把握,没人愿意在公众面前展现粗鲁,但缺了戏剧冲突、没了人味儿的竞技体育,不就成了棋盘游戏吗?《纽约邮报》称,梅德韦杰夫、克耶高斯这些“坏小子”的网球实力都是世界级别,把其他因素理顺之后会有不错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