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关于我们

亚细亚王遂舟归来

  • 2019年4月13日下午,王遂舟出现在第十九届全国连锁经营协会会长秘书长联席会议暨河南省商业行业协会三十周年庆典大会上,这是他自1997年从亚细亚辞职22年后,第一次出现在郑州商界公开场合。

    原郑州亚细亚集团总经理、现上海和佑养老集团董事长王遂舟

    会上,王遂舟与丹尼斯董事长王任生、郑州市商务局原常务副局长阎铁成、郑州华联商厦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张淑云、欧亚集团郑州百货大楼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朱赵霞等9人被授予河南省商业流通业改革开放40周年功勋人物称号。颁奖词中有一段是这样说的:

    “……他让郑州城成为时尚前卫的打卡地,他在央视的广告语“星期天哪里去?郑州亚细亚”让商贸城郑州空前沸腾,同时,由他引发的郑州第一次商战,让郑州商界哀鸿遍野,他就是原郑州亚细亚集团总经理王遂舟”。

    早在2018年7月,王遂舟离开亚细亚的第21个年头,大河财立方《极刻》记者在焦作修武县曾与其面对面深谈。炎夏采访,深秋成稿,几番波折,今日推出。以下为专访全文:

    亚细亚王遂舟归来

    很少有失败的企业家受到如此的赞扬和包容,王遂舟除外。

    很少有一个城市把一个失败者当做英雄,郑州除外。——题记

    1997年3月5日,郑州亚细亚商场总经理王遂舟黯然辞职。这一天,是他39岁生日,即将四十不惑。

    此前近10年,三十而立的他鲜衣怒马,纵情驰骋,带领着“野太阳”亚细亚一飞冲天,用最绚丽的燃烧璀璨了中国商业的整个天空。至今,这光芒依然耀眼,久久不散。

    此后21年间,他如同人间蒸发。躲开了媒体的追访躲开了生意伙伴的追踪躲开了郑州二七商圈那个让他骄傲让他伤痛让他欲说还休让他近乡情怯的三个字——亚细亚。

    直到2018年7月22日。

    正值酷暑天,大太阳晃得人睁不开眼。大河财立方《极刻》记者从郑州驱车赶往焦作修武县,去拜见传说中的王遂舟。

    这是21年来,他第一次接受家乡媒体采访。

    两次见面,八小时对谈,多地寻访,从盛夏写到深秋。这是一个人的流年碎影,也是一个时代的沧桑变迁。

    归来仍是倔强少年

    2018年7月22日上午,车过郑州二七广场时,忍不住看向东南方向,半空中的亚细亚三个字,依然闪着光。

    这里是20多年前震动中国的“郑州商战”搏杀之地。1989年5月6日开业的亚细亚,是这场战争的引燃者和参与者。中国商业史上,它是百货零售业改革的一座里程碑,迄今无可逾越。

    1992年1月,中央电视台以亚细亚为主线,拍了一部长达6集的电视纪录片《商战》。这一年,恰是“东方风来满眼春”之年。

    改革春潮全国涌动。对亚细亚来说,辉煌却如过眼烟云。

    不过10年左右,从“郑州商战”名震全国,到省外仟村百货和省内亚细亚商场如多米诺骨牌般惨烈倒闭,再到亚细亚商标、亚细亚商场等在凄风苦雨中陆续拍卖……正如知名财经作家吴晓波在《大败局》一书中所说,“激情燃尽,一个神话从终点又回到了起点。然而,历史的确已经在这样的轮回中悄然改变了”。

    亚细亚神话的标志性符号——王遂舟,抱病辞职已经21年。离他1988年秋天开始领军筹备亚细亚,也已经整整30年。

    上午11点,车至焦作修武和佑养生园门口停下,穿着格子衬衣的王遂舟,就站在路边。他的照片,如今网上能找到的已是寥寥。30年前照片上的剑眉星眸,在岁月的浸泡下,刻满了风霜。

    握着手,他笑:“是不是跟想象中不一样?”

    居然不知道该点头或是摇头。

    活在历史文字中的那些霸气凌人,全然不见踪影。如今的他,儒雅谦和得像一位老师。

    “我左腿不太方便,两次中风的后遗症。”他走得很慢,略带歉意地解释着。

    陪同参观的和佑养生园员工,工装居然和亚细亚当年的几乎一模一样。

    “挑来挑去,找不到合适的,还是这个好看。”打量着那一抹“亚细亚蓝”,王遂舟的眼中有光闪过。

    他不懂商业,却革了中国商业的命;他身体垮下,但是又站起来,重新革了自己的命;他不懂养老,却悄然切入行业已10年,立志要革了中国养老业的命。

    30年,忍把流年碎影偷换,归来仍是倔强少年。

    请回答,1988

    故事的起点是1988年,改革开放的第十个年头。

    这一年,“下海热”“海南热”“房地产热”涌动,承包制改革中打拼出来的20位佼佼者,刚刚获评第一批“全国优秀企业家”称号。企业家,彼时还是个新鲜词儿。

    这一年,30岁的郑州政工干部王遂舟,下海了。

    他要去筹备的郑州亚细亚商场,是河南第一家股份制百货商场。这在当时国有商场一统天下的郑州,是个“异类”。

    4年前的1984年,中国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才在公开场合第一次论证倡导中国的股份制改革,他也因此被尊称为“厉股份”。股份制改革,对中国由计划经济时代步入市场经济时代,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

    这4年间,中国诞生了6000多家股份制企业。而郑州亚细亚,则是由河南省建行租赁公司和中原不动产公司共同出资200万元设立的股份制企业。其中,前者占51%股份 ,后者占49%股份。

    当然,彼时的股份制和后来的资本市场,关系还不是很大。和当时的诸多股份制企业一样,亚细亚的股份组成有着浓重的政府背景,股权没有人格化,产权其实依然虚置,这就导致在实际运作中,没有人对资本真正负责。这为日后亚细亚“成也股份制,败也股份制”的江湖评论,埋下了体制之根。

    “当时大家都叫我老板,其实我就是一个职业经理人嘛。”回忆往事,王遂舟这样说。直到现在,亚细亚旧部,依然习惯性地称王遂舟为“老板”。而他,总是赶紧摆摆手。

    鼓动王遂舟下海的是中原不动产公司总经理晋野,当时郑州最显赫的房地产商。

    彼时的“晋王”CP,是当之无愧的“黄金搭档”。晋野充分信任充分授权,王遂舟拿着三四十万的开办费,开始纵情施展自己的商业才华。

    亚细亚,太阳升起的地方。郑州亚细亚商场的LOGO,也被设计成一轮光芒四射的“太阳”。因为“出身”,又被称为“野太阳”。1989年5月6日,商场火爆开业,一鸣而为天下知。31岁的王遂舟,一出场就迎来人生高光时刻。

    轰动全国的“郑州商战”,自此开打。这是一场以亚细亚为龙头的股份制企业与穿着“黄袍马褂”的传统国有企业之间的商战,但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产权制度的革命。

    辉煌如过眼烟云

    “中原之行哪里去—郑州亚细亚”,王遂舟为亚细亚选定的这句广告语,通过央视响彻中国。

    那时候,亚细亚的名气,比郑州还大。

    “郑州亚细亚现象”在全国最重要的标本意义之一,是其发起的服务方式革命,影响远远超出郑州,超出商界。

    顾客是上帝、微笑服务、设立营业员委屈奖、不满意退换货、开架售货、迎宾送宾等制度,将女人和儿童作为目标消费群,在商场内设化妆品部、童装部、玩具部、时装部,设立儿童游乐园……一系列当时闻所未闻的创造性服务,吸引了全国各地企业组团前来学习、吸引了国家和省市领导们前来实地调研。

    本地五大国有商场在亚细亚的凌厉倒逼之下,群起效仿,并由此引爆了一场全国瞩目的“郑州商战”。可以说,如今郑州乃至全国商界所采用的服务方式,仍然是在郑州亚细亚基础上的完善和提升。

    王遂舟将当年进行的一系列创新试验称为“商业文化”。时隔多年再来谈论这些,他笑:“其实亚细亚的秘密非常简单。”

    “一个商场,必须有五大文化,也就是环境文化、产品文化、服务文化、营销文化、广告文化。”王遂舟说,亚细亚就是把这五大文化组合到一起,做出了与时代合拍的味道。

    王遂舟说他没有读过大学,最高求学经历,是在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和北京商学院共同推出的“电大”课程中,担任过商业管理班班长一职。

    必须得承认,这的确是一个天赋极高的商界奇才。自言不懂商业的他,带领着亚细亚,在1992年前后迅速抵达辉煌的顶峰。亚细亚商场以年均30%的速度增长,很快就在全国排到35位。他自己也成为“第三届全国十大杰出青年”“第八届全国人大代表”,收获了“河南省人民政府通令嘉奖”……

    “中原明珠”亚细亚的轰动性成功,成为河南、郑州的骄傲。郑州商贸城建设,也在这几年迅速推进。

    然而,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商业兴衰,就是如此残酷无情。

    1993年9月以前,国内还没有“连锁店”这个概念。日本八佰伴要于2000年前在中国开1000家连锁店的消息,刺激到了王遂舟。他敏锐又贸然地开始在一条从来没有人走过的荒原上奋勇奔跑。

    此后短短4年,亚细亚在广州、上海等地相继开出15家大型连锁店——这家自有资本总额不过4000万元的企业却进行着一场投资近20亿元的超级大扩张。

    郑州亚细亚的股东,也从2家扩到5家又到6家。几位老板计划以连锁经营的方式,在2000年前将年销售额冲到500亿元,随后又改为100亿元。

    然而,一路狂奔的亚细亚,突然就忽喇喇大厦倾颓。

    从1996年到2000年,因为亏损严重,供货商抽款、断货,银行抽贷,亚细亚在省内外开出的店,又相继倒闭。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要么先驱,要么先烈。很不幸,亚细亚成了后者。

    人生至暗时刻

    鲜花着锦的荣耀总如烟花易冷,逃不掉的人生至暗时刻追身而至。

    1996年3月,王遂舟抱病辞职。这是他第一次中风。

    一年后,1997年3月5日,39岁生日这一天,他正式辞职,黯然远走,消失在公众视野中。

    之后数年,和亚细亚有关的字眼是“倒闭”“拍卖”“流拍”“破产”——

    曾寄托着“亚细亚兄弟姐妹安身立命之地”希望的亚细亚五彩购物广场,欠债高达15.8亿,负债率高达713.63%,成为彼时河南欠债之最。

    2001年,这宗河南当时最大的破产案终结,北京华联最终接手;

    2006年,郑州亚细亚商场的部分债权,被河南兴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3470万元拍得。辗转腾挪多年,这个新东家才终于把亚细亚商场复杂的债权清理完毕,投资不菲;

    2007年,亚细亚大酒店拍卖,新田置业接手,后又转给郑州市轨道交通公司;

    2008年,“郑州亚细亚商场要拆了”的消息,曾引起巨大反响。

    当时,郑州市重新对中心城区进行规划,香港恒隆广场有意落子郑州亚细亚商场周边的黄金位置,但最后不了了之。时至今日,郑州亚细亚商场并没有拆除,它还在。但是,它又早已不是原来的它。

    这些风风雨雨,似乎和王遂舟再无关系。虽然他曾沉痛自省并厉声指责:“如果亚细亚垮台了,恐怕我的耻辱柱大些,你们的就在我旁边。”

    但是,他终究只是个拿工资的职业经理人,在企业命运的十字路口,试图以一己之力来力挽狂澜,何其难也!

    那个时代,有多少从旧体制中冲杀出来的时代俊杰,之后又在复杂的产权纠葛、管理失控、市场巨变、资金断流中日渐沉沦?幸运如王石、柳传志那样廓清产权关系并带领企业发展壮大者,又何尝不是寥若星辰?

    “最开始的几年,半夜常常惊醒,背上都是汗……”

    “不敢睡觉,梦里都是自己在亚细亚商场忙碌的场景……”

    “每次回郑州,我都让车绕道二七广场,远远看一眼,赶紧就走。我非常想进去看看,但从来没再进去过,梦中见的最多……”

    亚细亚商场债权拍卖结束后的2006年,王遂舟曾悄悄回过一次郑州,托人约见过河南兴业投资一位高管。一见面,握住手,他热泪长流:“谢谢你们留住了亚细亚……”

    身体不好,他戒了烟,偶尔喝点酒。2008年,一次和朋友小酌之后,他二次中风,又住进了医院。

    “很多人认为我很有钱,但我只是中国最早的一批职业经理人。不该拿的钱,我一分都不会要。”离职之后的王遂舟,同样要像普通人一样为生活打拼。

    1997年到2008年,不断有人想请他出任企业尤其是商业企业的高管,他都婉拒了。低调辗转于美国、上海、郑州、海南等地,他开过男装店,卖过二手车,做过搬运工……

    “虽然我在谷底,但从谷底总能找一条走到地面的路子。我在不断找出路、找机会。”

    “只要我不死,我就会奋斗”

    “衡量一个人的成功,不是看他登到顶峰时的高度,而是看他跌到谷底时的反弹力。”

    褚时健、史玉柱等人,莫不如是。巴顿将军的这句话,同样激励着王遂舟。

    2008年,躺在病床上的王遂舟,想了很多。

    二次中风的病人,很多人变成了“挎篮”(中风后手向上弯曲,转不过来),有的干脆就不能行走了。

    他偏不,他要站起来,革自己的命。

    此后的每天早上5点,王遂舟都会准时起床,强迫自己练习走路,10年如一日反复训练。如今,除了走路有些缓慢,很难看出两场生死磨难在他身上留下的印记。

    也是在2008年,王遂舟坚定了进军养老业的决心。对商业趋势敏锐依然的他,洞悉到了中国养老业即将发生的变革。“老龄化社会倒逼产业升级,养老产业正在蓬勃发展,谁能做好服务,谁就能拿下市场。”王遂舟说。

    2010年9月,上海和佑老龄实业投资有限公司成立,并申请注册了中国高端养老品牌——和佑尊长园。

    创业首站,回归故里。2010年10月,荥阳和佑尊长园正式营业,至今经营稳健。

    市场从来不曾饶过谁。他的再次创业,同样艰难。2013年10月开业的郑州西三环和佑尊长园,定位于河南首家五星级医护型养老机构。遗憾的是,这个园子随后遭遇各种不可抗力,经营了不到一年就被迫关门,仅这一个项目,就折进去几千万元。此次重创,让和佑差点倒下。

    “企业现在不是还活着嘛。经历过这么多大是大非,我认为苦难也是一种财富。”提及这段经历,王遂舟虽然仍痛心不已但也学会了淡然处之。

    如今,上海和佑在上海、河南、山东、海南、黑龙江等地,分别开设有医护型养老院、社区托老中心、大型养老社区。它的愿景是“开创中国养老行业第一品牌、开创中国养老业培训第一品牌”。

    在焦作修武和佑养生园会发现,上海和佑编撰的养老服务规则足足有七本书,“亚细亚式”的极致服务,被植入到养老行业的各个环节。从住宿到餐饮到园区环境,王遂舟都会一一过问,严苛要求。

    “只要我不死,我就会奋斗。”王遂舟不止一次重复这句话。他说,活着,就要做有价值的事情。

    焦作修武归来,再访亚细亚。

    郑州二七商圈依然熙熙攘攘,亚细亚商场门口,年轻人进进出出选购商品,当年轰动全国的升旗仪仗队,早已消失在历史烟云中。商场内,空中琴台今犹在,不见当年抚琴人。河南最早的一部手扶电梯,仍然在勤勤恳恳地上下运送着顾客。王遂舟当年在9楼的办公室,租给了一家美业培训机构,时尚以一种别样而奇妙的方式在继续传承。

    电梯转步行,爬到亚细亚10楼楼顶。恰逢晚上7点,二七塔整点报时的钟声悠悠传来。俯瞰二七商圈,华灯初上,商潮依然滚滚。

    只是,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历史沉浮中,谁不是小人物。宽恕自己,才能宽恕所有。

    也许,每一个被命运之神拨弄的人,都应该像电影《至暗时刻》中英国首相丘吉尔一样,点燃一根长长的雪茄,伸出手,朝这个世界比一个大大的“V”字。

    没有什么能把你击垮,除了你自己。

    独家对话

    《极刻》:您觉得亚细亚留下了什么财富?

    王遂舟:谈不上什么财富,就是当时的历史产物。那时候年轻嘛,我提出了三个口号:“为集体企业争气!为年轻人争气!为河南人争气!”

    从全国来看,在计划经济到市场商业的转折点,亚细亚起了一定的助推作用,引领了潮流。亚细亚现象或者叫亚细亚冲击波,影响到中国商业,影响到河南形象,影响到郑州形象。郑州之所以被定位成“商贸城”,亚细亚可以说起了非常关键的作用。

    《极刻》:您怎么评价亚细亚精神?

    王遂舟:亚细亚精神,很简单,就是向上的精神,不畏艰难,坚韧不拔。

    《极刻》:亚细亚成功的光环给您了,失败的背锅也给您了。这么多年,网上那么多评论,您为什么一句都不回应?

    王遂舟:我都看到了,也都看淡了。那些内容,可以理解。没有经历过真正的商战,没有经历后来的惊涛骇浪,不会真的懂。亚细亚由盛到衰,核心原因只有我们自己清楚。

    成就一个亚细亚,不知道有多少人舍掉家庭、废寝忘食。筹建时,商场水泥地上,累了,都是席地一躺。但亚细亚的倒下,也就是一夜之间。

    《极刻》:但是都说亚细亚倒下,是因为连锁扩张太快了。

    王遂舟:什么亚细亚连锁扩张速度太快了?苏宁不快?麦当劳不快?肯德基不快?星巴克不快?沃尔玛不快?问题是肯定存在的,发展快带来的问题,是共性的。但是,它要不了你的命,毁不了你的根啊。

    《极刻》:离开亚细亚后的这21年,您都是怎么过来的?

    王遂舟:人这一辈子啊,就是历史长河里的小浪花。

    我中学毕业下乡,当兵,进机关,后来又下海,在市场上拼。走这条路,不后悔。一路走来,永不言败。在我眼里,为的是过程。这一辈子就活一个骨气,还是很值得的。

    从亚细亚离开后,我开过男装店,卖过二手车,做过搬运工……无论做什么,我都想要做好。

    我虽然是在谷底,但天无绝人之路,我相信从谷底一定能找一条走到地面的路子。

    2008年时,找到了养老产业这条路。2014年和佑最难的时候,有人说撑3个月都不错了,如今4年了,不是还没死吗?你问问大家,是不是相信明天更美好?

    我说过很多次,只要我不死,我就会奋斗!

    《极刻》:您后来跟晋野合作过吗?

    王遂舟:我们俩这董事长和总经理亲密无间的关系,保持了一辈子。他是个罕见的商业天才,真的很厉害。

    《极刻》:对亚细亚3.5万老员工,您有什么想说的?

    王遂舟:小老板做事,中老板做市,大老板做势。做什么事情,都要认清方向,要做和国家、社会、时代合拍的事情。

    亚细亚人,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他们目前在房地产、商业服务业、养老业等很多领域,做得都很棒。亚细亚的格言是,无论做什么,都要竭尽全力。曾经的亚细亚人,要对得起老百姓对我们的认可、包容和鼓励,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要无愧于亚细亚人的称号。

    《极刻》:1997年之后,您去过二七商圈吗?去过亚细亚吗?

    王遂舟:说心里话,我还真去过,偷偷去。只要回郑州,我就自己去,不让人跟着。我坐出租车,让他们稍微转个弯,又想看,又不敢看。我都是看一眼,赶紧走。我从来没有进去过,我非常愿意进去,又不敢进去。梦中见的最多……

    《极刻》:如果1997年时,您没有放弃,历史会怎样?

    王遂舟:历史从来没有假设。只能不回答。只能不回答。

    (来源:大河财立方 王鲁峰 万军伟 陈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