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被人惦记》。

而在天云宗的兩側,則是一群虎視眈眈的兇徒。

紀如海,看著面前可憐巴巴的五名子弟,心里就像吃了大便一樣難受,他實在不想說話,只是冷著臉與紀空首對視著。

紀空首,與身后的四名五脈境界的紀家子弟盡皆點頭,眼睛里全是殺機。

“放心吧,爹,今天我一定不會讓那個葉楓走下太白峰!”

還有歐陽,公孫兩大家族。

他們與紀家合起來總共有二十名選手入圍,但入圍的都是高手,這二十人足以給天云宗的弟子們造成巨大的沖擊,而你看他們此刻的目光就好像一群被栓了鏈子的野獸,一旦枷鎖打開,絕對會瘋狂撲向天云宗的眾人。

歐陽青,公孫弘,早已經與紀如海達成了協議。

既然這一次無法阻攔郡守府奪冠的話,那就好好的給紀家出一口氣吧!

所有踏上登峰之戰的天云宗弟子,全都要遭殃!

至于場中最強大的那一股勢力,郡守府天鳳軍團的二十人,則一個個沒有任何表情,仿佛旁邊洶涌的暗流完全與他們無關似的。

站在最前面的冷酷少年,夏天生。

他沒有說話,沒有動作,甚至連雙目之中都沒有焦點。

他站在這里,又似在神游物外,仿佛區區一場登峰之戰對他來說根本沒有任何的挑戰,他等會要做的無非就是前進,登山,到達山頂,僅此而已。

在他的心中,怕是早已經將自己高高摘離出了這片戰場,他的對手,是去年獵榜上的前五名,是鳳翔,乃至整個大秦的青年至尊。

面前這些垃圾……豈能入眼?

……

時間,終于到了。

隨著冷秋的一聲長嘯,所有領隊的大佬自覺地走到了一邊。

孟滄行握著拳頭,再給所有的天云寶寶們加油鼓勁,三大家主一個個目光冷厲,刀子般的劃向旁邊的天云隊伍,所有的選手們則是齊齊的屏住了呼吸,等待著發令開始。

“我宣布~~登峰之戰,開始!!”

一聲令下,震動山巒。

就看到天路的入口處瞬間爆起了二十道白色的流光,每一人的速度皆是快到了極致,一轉眼就已經奔出了百米,正是天鳳軍團的二十名天驕。

好快!

紀空首,歐陽與公孫家的幾名六脈選手目光皆是一凜,腳下卻是沒有立刻啟動。

他們已經放棄了對獵榜的爭奪,只想好好的打壓天云宗的氣焰。

尤其是紀空首,他第一時間身上已經涌起了滾滾的殺機,回頭跟三大家族的選手們低喝道:

“大伙跟緊了天云宗的那群人,只要離開山腳,就弄他們!”

可是,就在他咬牙切齒的時候,身后的眾人卻是一個個露出了懵逼的表情,一人更是用手指了指他身后。

“少爺,你,你看?”

紀空首皺著眉頭一回首。

我擦?

這什么情況?

天云宗這是要搞毛線啊?

只見石階之上,五十七名天云宗的弟子一個個閑庭信步的走了上去,背著手的背著手,仰著頭的仰著頭,有人悠閑的吹著口哨,有人信口的哼著小曲兒,要是不知道還以為這是一群來游山玩水的少年公子,誰特么像是要參加最后的登峰決戰的?

“哎?王師兄,你看,這塊山石頗有古韻,怕是少說也有上萬年的歲月了吧!”

古韻你大爺啊!

紀空首等人都瘋了。

不光他們這些選手瘋了,在旁邊觀戰,還沒有離開的三大家主,參將冷秋,還有遠處那些原本等著看好戲的淘汰選手們都蒙了。

這又是唱的哪一初啊?

天云宗這是要放棄比賽的節奏嗎?

“王猛!”紀空首這些天的眉頭都快要擰出花來了,他扯著嗓子吼向了人群最前面:“你們這是干什么,不比賽了嗎?”

“當然比啊!”最前面的王猛本來正在研究那塊石頭的古韻,這會兒悠悠的抬起頭:“可是老子就喜歡一邊看景兒一邊登山,你管得著嘛,不服氣,你先走啊!來來來,大伙給紀大少爺讓路,讓他們先走!”

說著,一種天云弟子們全都笑呵呵的讓出了通路,我們的傻春同學笑的尤其燦爛,還揮手引路:

“來,來來,這,這邊走,這邊好走。”

走什么走啊!

三大家族的人全都無語了。

他們本來的計劃就是要群毆天云宗,可現在怎么打?

還在山口,幾位大佬都在,更有幾千雙明晃晃的眼睛看著自己,就這么打么?

天云宗不要臉,自己還要呢啊!

但他們這么慢悠悠的墨跡,什么時候才能走出視線之外啊,難道大伙就這么在這山口處看石頭,看古韻?

費他奶奶啊!

咯吱~~

大伙仿佛聽到了有人已經拔牙咬碎的聲音。

而這時,更氣人的來了。

葉楓同學,一搖三晃的從人群里走了出來,回頭對著紀如海溫柔的笑了一下:“紀兄,你們真的不走?”

“葉楓……你小子到底要搞什么鬼巨龍。

致命因素:暫無。

........

簡單掃視了一眼數據,齊天才便朝著那遠處的遺跡出發了,不過令齊天才疑惑的是,這次的夢似乎有些以假亂真,因為他感覺這一切,都異常的清晰,甚至手中還能傳來絲絲的涼意。

“嘶~~~”

空中傳來一聲底鳴,齊天才抬頭望去,看到一條拖著長長尾巴的生物浮游在哪里,而目光對峙之時,卻也出現了一個“掃描”字樣。

“掃描!”

“叮~”

“系統提示:掃描成功,發現主行星生物,極度耐寒,以浮菌類為食,能適應極寒氣候,世代居住于此,生命體特征虛弱,不具有主動攻擊性”

齊天才望著面板上的數據,再看看遠處浮游不斷的這種體型酷似冰龍的生物,搖了搖頭,真是糟蹋了這炫酷的外形,奈何只是虛弱的行星生物罷了,要不然捕獲一只當寵物多TM炫酷。

“警告,檢測到異常氣象風暴,請及時尋找避難建筑!”

“警告,檢測到異常氣象風暴,請及時尋找避難建筑!”

齊天才回過頭環視四周,哪有什么避難建筑的影子,這孤零零的星球上,除了自己這個外星生物,其他生物早就適應了這里的環境,自然不需要什么避難建筑了。

“叮~系統警告,異常氣象風暴來臨,外部溫度下降至-154℃,超強風暴來襲!”

“呼呼呼~~~”

頃刻間,前一秒還晴空萬里的冰原,刮起了白茫茫的暴風雪,將周遭席卷成了一片煉獄,齊天才趕忙伸出手想要抓住腳底的冰層,可誰知這風暴的力量驚人,瞬間就將齊天才席卷而起,巨大的力量拉扯著宇航服,在空中不斷的翻滾,一時間白茫茫一片,更是分不清上下左右。

望著面板上還在急劇下降的溫度,齊天才干脆閉上了雙眼,因為他知道按照這樣的情況下去,等防護服一破裂,自己也就掛了,夢也該醒了。

“呼啦啦~~”

“警告,防護服耐久度不足10%,請立即檢查修復,補充鈉元素!”

“警告,防護服耐久度不足5%,請立即檢查修復,補充鈷元素!”

“警告,防護服耐久度不足2%,請立即檢查修復,補充銅元素!”

“嘭~!”

防護服爆裂開來,臨碎前,系統傳來微弱的聲音:

“檢測到:氣象風暴停止,外部冰雪天氣含氧量低,請及時補充氧元素”

“環境溫度恢復至-55℃”

“警告,防護服耐久度0%,已損壞”

風暴漸漸散去,空中的雪花卻也是戛然而止,這種怪異的天氣現象是齊天才在地球上從未見識過的,而隨著防護服破裂,這種惡劣的氣象風暴也戛然而止,可此時的齊天才還懸浮在半空中,隨著風暴的停止,身體正迅速的朝下摔去!

“完了完了,這次又要被摔死了”

雖然是夢中,可是每次那種死亡的疼痛感卻異常真實。

“滋滋滋~~”

就在齊天才的身體快要落地那一刻,一束藍色光束噴發而出,硬生生接住了即將落地的齊天才!

平穩落地!

回過神的齊天才趕忙四處搜尋,卻發現自己已然身處在了那巨大的遠古遺跡之處!

“哈哈哈!終于,終于看到了這個遠古遺跡!”

齊天才一拍大腿,哪里顧得上防護服已然破碎,即便外面是零下55度的天氣?

一個轱轆,連滾帶爬的跑到了那遠古遺跡腳下。

這座神秘的雕像,已經連續在他夢中出現了16年,可每次都會因為遇到奇奇怪怪的異星動植物被吞噬,被絞殺,被砸死,被毒死,甚至被QJ致死,從來沒有一次能順利到達過這里!

如今竟然陰差陽錯的來到了這里!

整整16年啊,得有多么的激動!

仔細端詳了一番,卻也發現只不過是兩根沖天而起的巨大石柱罷了,中間還有一個凸凹狀環形的圓洞,齊天才圍著這兩根柱子轉了一圈,也沒發現有什么異常。

來不及興奮,刺骨的寒冷襲來,畢竟是零下55度,沒了防護服,這種極寒的溫度瞬間就會變成鉆心的痛覺!

“TMM的,這么冷,按理應該醒了啊!”

齊天才使勁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卻發現早就被凍得失去了知覺,毫無痛感。

手指已經感覺不到存在了,而四周除了這兩根巨大的石柱外,再無任何其他的建筑,完全是一個死寂的霜凍星球,這遠離恒星的極度寒冷,已經開始混亂了齊天才的大腦,一股死亡的氣息逐漸浮現,四肢開始逐漸失去意識!

思緒間,齊天才將手伸向了那兩根圓柱形成的環繞圈內,卻發現突然傳來了一股暖流,迅速傳遍全身!

“嗯?難道?”

人的身體一旦從極度痛苦中感覺到了一絲舒適,任何理智都不復存在,顧不上有沒有危險,齊天才踮著腳尖爬進了半腰高的圓環當中,直到最后的腳尖收進去的那一刻,一股暖流迅速傳遍全身,逐漸的恢復到了正常的狀態。

“嗡~~!”

“呼呼..真舒服....”

花平苍白的脸忽然扭曲,忽然你没有查过?江玉郎道:没有

“有了!”战界里雾凇子突然大喊,“兄弟,有办法了,你最后再坚持一下。”

林骁用坚定的眼神回应雾凇子,咬紧牙关点了点头。

雾凇子盘膝坐到地上,浑身佛光大盛,道:“佛曰:一花一世界,一木一浮生,一草一天堂,一p>

说起来,司马道子也是过于谨慎,聪明反被聪明误。

命令甘仲平在落马湖隐蔽留守,除了有封锁内部消息的盘算之外,另一个目的则是想为趁火打劫留一手准备。

万一北府兵或者京口大营出了什么不可预测的变故,那......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被人惦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尘月

狂上加狂

尘月

小曼曼

尘月

红途

尘月

玄冥掌雪

尘月

铁头喵

尘月

清婉居士